2018年1月6日

情调儿

她恍若记得,在她还小的时候,生活里是有花朵,小动物和笑声的。

还有母亲脸上是有笑容的。母亲喜欢在日常里制造些小情调儿,例如客厅中央那一瓶散发幽香的玉兰花,屋里屋外的绿色小盆栽,房间里头的一小缸打架鱼,还有给她的布娃娃缝制几件小衣服。

她们家里养过猫。记忆里那是一只褐色的小猫咪,唤它吃东西的时候就喊“咪咪”。她常常欺负猫,总爱在它的空盘子前喊“咪咪,咪咪,咪咪”,让小猫白欢喜一场。

不记得小猫最后怎样了。大概是搬家的时候把它给放了,还是送了人吧。多年以后,她的心里留下了淡淡的愧疚。

搬到了自己的家之后,也跟几只狗狗在不同的人生阶段结过缘。睡在屋外的小黑,老黄,还有后来登堂入室的柯卡,咔咔。除了体型最小的咔咔是寿满天年的,其余的狗狗都没那么幸运,每次都让她不同程度地红了眼睛。

有一段时期,她一见到金黄的毛色就会想起柯卡,放声恸哭。那只小名为“狗地毯”的西班牙猎犬,是她亲手抱回家的。在那段山雨欲来的日子里,只有抚摸柯卡如丝的毛发,嗅到它淡淡的狗腥气才能定下心来。

这时期母亲的笑脸,多数颁了给柯卡。那是一只善解人意的动物,总是静静地躺在角落,不会欲取欲求。即使是临走的那几天,也是不吵不闹,安分守己地走完了它的一生。

当一个家庭主妇不容易,需要应付许多人理所当然的欲取欲求。当中也包括这个不懂事的女儿。母亲曾经感叹,人都说母女连心,我自己却没那福分啊。

母亲一生耿直,虽然是个热心人,却不懂得交际的艺术,常常把事情办了还要被别人抱怨。与叔嫂们毗邻而居后,妯娌之间摩擦频频,连带影响了自己家里的气氛。父亲是老式的男人,又是长子,每当母亲与叔嫂有龃龉,不是视而不见,就是第一时间去责备自家太太。父亲也许看不见这种恶性循环;当别人认为连你自己都不体贴太太,自然会变本加厉去多踩她几脚。

母亲也曾经努力去博取丈夫的欢心,以求一片立足之地。有一年的除夕,父亲随口说了想尝炭烤的美味,于是母亲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手忙脚乱了一天,做出来的菜肴却不如理想。被父亲抱怨了几句之后,母亲隐藏已久的情绪如同山洪暴发,过年的气氛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从那时候开始,母亲不再掩饰断了的弦,动不动就跟父亲大闹,闹完了以后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坐在她的房间里反复控诉,流泪不止。年轻的心只看得见自己的世界,容不下老调常弹的泪水。于是,她借口打工,开始夜归。中五毕业后,找到一份书记工作和男朋友之后,急急搬了出去,务求把不属于她的辛酸抛诸脑后,制造属于自己的情调儿。

太过心急去跳入另一个阶段,对世事的看法太简单,加上运气也不太好,导致她往后的路走得颇为艰辛。在短短的十年里,她经历了未婚产女,贫穷,疾病,但是始终没有再回到那个家去。

那个家在她走后不久就散伙了。亲戚们一致同意把祖传的地卖了给发展商,大家各奔东西。母亲也借着这个缘由,跟老伴分了手,去了外地投靠自己的妹妹。而父亲,则名正言顺地跟他的另一头家团聚在一起。

在她泪流得最频繁的那段日子里,母亲却回到了她的身边,抚慰了她的伤痛,替她分担了育儿的琐事,让她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去冲事业。

老,中,青三个女性,颠沛了一段日子后,总算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窝,虽然狭小,但可以自在地伸展手脚。遗憾的是公寓里无法养猫狗,只能给阳台添些绿意,或在客厅里置一小缸金鱼。

这个学校假期,她放下了烦扰的公事,偕同母亲和女儿来趟短途旅行。

逛完了极乐寺之后,母亲在花档停下了脚步。也许是鼻端前的阵阵幽香,也许是那只熟睡的大黄狗,让母亲的嘴边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一刻风雨过后的静好,润湿了她的眼睛。她趋前,替母亲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白发。



2 条评论:

  1. 千帆过尽,最后是安稳的美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笑看云淡风轻,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