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Justice League 2017》:等待英雄的英雄们



电影一开头就会让很多人乐了。Superman跟小孩那段对话,简直是为马来西亚观众度身定照的啊。片头曲“Everybody knows"也好听得让人起鸡皮疙瘩。享受了开头10分钟的福利之后,我就满心期待地sit back and relax了。可惜,这一部十年寒窗的DC重头剧,只能说是雷声大雨点小。怎么说呢,我的感觉是虽无过失但面目模糊,连"Good bad movie"也够不上。

正义使者中,除了Batman,Wonder Woman,以及到阴间转了一趟的那位,其余的Cyborg, Flash, Aquaman我还是第一次见,电影里有大概地介绍了他们。闪电侠Flash,无疑会让人想到初出茅庐的蜘蛛侠,Cyborg变成钢骨的前因也有提及,而Aquaman的猛男造型,狂野出场让我印象最为深刻。在这部戏里他们并非要角,但是以超英系列的一贯做法,让这几位各自担纲演出是迟早的事。

这五位正义使者起的最大作用,竟然是“招魂”。在这部戏里,正义使者们实在弱爆得让人叫屈,五个人加起来动不了Steppenwolf的一根毫毛,死过翻生的那一位倒是不用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打倒了。还有,“从阴间来”的过程未免过于顺当了,连一般上会意思意思地忠变奸奸变回忠的处理也省略掉,许是这位英雄的正义形象太过神圣不可侵犯了?不过既然都可以安排他去死了,那么再颠覆一些也没关系吧。

我不是DC漫画迷,不晓得Steppenwolf这号人物,单看这厮的造型是很有霸气的,想不到如此不堪一击,不过Steppenwolf的下场很有点触目惊心。电影的文戏其实还有发挥的空间,可惜给白白浪费掉了,例如“顺应恐惧感而来”这一点可以多着墨。Justice League的武打场面普通,我觉得隔壁台Thor:Ragnarok的特效设计还比较有诚意。

回到家参考了“烂番茄”的百分比,影评只给了个39%, 不过观众的喜爱度达86%。我们家投喜爱票的有两人,算是跟舆论差不多吧。

有人会把败笔归咎于后半部的导演Joss Whedon,但是要给风格跟自己不一样的作品收尾,也真的是一件难度很高的工作呢。

温馨提醒:电影散场后别急着离开,这一次会连派两颗彩蛋哦。


2017年11月18日

色盲的女人

2009年7月23日,51岁的雅斯敏(Yasmin Ahmad)在录影途中突然因为脑中风昏倒而紧急送医。于7月25日宣告不治。

摘自
说起这位英年早逝的导演,当然离不开那些Petronas节庆广告。之后接手的导演,也许是珠玉在前压力大,拍出来的短片每况愈下。2017年的农历新年短片“It Came from a Tin Mine” 让人联想到星爷的“美人鱼”,但是喜感欠奉,也没有传达到祝贺的讯息,唯一可以“锒”到星爷的,大抵就只有无厘头吧。

在Youtube的评论里头,有人写了一句“now we realised how much we missed Yasmin Ahmad” - 在她离世8年以后。

电影作品列表 (维基百科)编辑



我最近看了“单眼皮”。电影并没有用力地灌输大道理,就是很日常的气息,淡然地叙述着自己所信奉的。Orked说,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你是色盲的;唯有当你讨厌一个人,你才会拿他的肤色当借口。(尔今恰恰相反,许多人自小就被洗脑,先入为主地认为不同肤色的族群是抵触性的存在,根本就不会去接触他们,谈何tak kenal maka tak cinta)。

这是一套青春爱情电影。但导演还是能够把一些跟主线扯不上关系的旁枝加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而且毫无违和感。例如,直指种族化利益分配的不公,反映男尊女卑的现象,感叹马来电影的没落,批判殖民地思维,还有对其他宗教种族的抗拒。其实这里的任何一个课题都可以拍成另一部电影了。

让人莞尔的一幕;Orked打电话给Jason,正在吃饭的父亲随口问接电话的大儿子,边果打来揾Jason,大儿子回答,唔知啊,好似系马来妹来既。父亲被呛到了,咳嗽不止。

Orked与Jason在VCD档口一见钟情那一幕;当Jason呆萌地问Orked是不是要买VCD的时候,我脑海里穿越了的那句流传数百年的钓马子名言 “这位妹妹我好似在哪里见过”。相随女友人的神回也让人喷饭:“不,我们是来买鞋的,我穿6号,她穿5号”。

雅斯敏没有试图去美化任何一种肤色,例如在这部戏里头,渣男是不分种族的。即使是走遍整座城市去找寻心上人最爱的花,深情款款地说出“i went all over the place but it’s so close to me”的Jason, 也同时脚踏两船,任意践踏另一个女孩的真心。

由于风格相似的关系,常常有人把雅斯敏跟小津安二郎(Yasujiro Ozu)相提并论,但我个人觉得,雅斯敏所背负的包袱要更沉重一些。在一个神经过敏的社会,一位本该受限于神权和沙文主义的女性,需要莫大勇气和坚定的使命感才可以不畏惧地直捣禁区吧。

距“单眼皮”推出的四年后,“色盲”概念再次出现在五十周年国庆的Petronas短片,“Tan Hong Ming is in love”中。这支短片可以视为“单眼皮”的延续,既弥补了Orked与Jason的遗憾,也寄托了雅斯敏的一个希望。

如今Tan Hong Ming已经十八岁了吧,Orked与Jason也踏入不惑之年了。雅斯敏热爱的国土,有变得更美好了吗?



据闻“木星的初恋”与“花开总有时”分别为“单眼皮”的前传和后续,可惜找不到来看。


2017年11月15日

日剧 《月付百万的女人》


近来的日剧好多烂尾的,很多时候已经看到一半了,卡在弃也不是,看也不是的位置上感觉挺讨厌。毕竟当妈的时间无多(咦?),除了看剧,看书,还得看老公看小孩看老板咧。参考老司机的前车之鉴,可以减少浪费时间的机率。

几个月前,给这个烧脑的剧名吸引点进线上看。一开始的画面,是样子好废材的男主跟几位女孩在餐桌前的日常,阴暗的画风给人晦涩的感觉,让累趴趴的我在三分钟内默默关屏。这次多亏了博友wakao西北够力的狠狠推荐,免我错过一部有趣的作品。

“月付百万的女人”(100万円の女たち)是Netflix与东京电视台携手合作的深夜连续剧。“女人”指的是高级援交会所老板-白川美波,知名小说家之女-冢本瞳,资产家的老婆-小林佑希,10亿高中生-铃村绿,前国际女优-开菜菜果。这群女子接到了不知名的邀请柬,以月付百万的代价住进了落魄小说家-道间慎的蜗居。单看这个众星拱月的设定,简直就是宅男的dream comes true。但是,天上不可能白白掉下大馅饼吧,吃过免费午餐,就得付出巨额的代价。

剧透到这里,接下来是个人感想了。其实,剧中人我几乎都不认识,勉强说有点印象的就只是饰演女优的新木优子。那个废宅作家,本尊是RADWIMPS主唱野田洋次郎,原来是位人气音乐人。音乐棒英语也滑溜的这一位,演技只算中规中矩。不知道是不是受限于角色,由头到尾表情几乎只有一个,就是面无表情。同样是挂着一副能剧面的死囚父亲,却能够以面无表情的表演方式来制造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氛围 (令我联想到“踏血寻梅”的丁子聪)。每当父子对戏,老前辈的优势就出来了。女角方面,编剧很公平地给五位女主都分配了让人留下印象的场景,我自己最喜欢女优开菜菜果。每当看到她的笑容,就觉得揪心。灿烂的笑脸背后,藏着无可如何的逞强,让人心疼。

小说家花木柚,在剧中是个厌恶性的存在,他的浮夸,就是要用来衬托男主的沉稳吧。这个水仙花人格的角色,跟男主那边较内敛的气氛一比,便显得突兀了。单凭把肤浅和自利一路向西发扬光大,能在现实中存活吗?看到最后,我不禁觉得花木其实是个大智若愚的家伙啊。

一幕接一幕的高潮迭起过后,最终死去的尘归尘土归土,活着的罗马凯撒各有所归,非现实的日常,就恢复为正常的日常了。如此的结局对我而言,类似一种过山车到站的反高潮。有点踏空一阶的感觉。

这部剧的镜头拿捏得很有质感美感,主题歌“漂う感情”很好听很精致。每一集只有点到即止的二十多分钟,让我好像在吃薯片那样,不吃不吃中就把整袋给吃光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