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14.1.18 教育工作坊《家庭与我》

最近参加了一个在小绿洲图书馆举行的工作坊,题目是《家庭与我》,主要是探索原生家庭如何影响个体在新生家庭的互动,特别是教育孩子的方式和态度。

课程宗旨:
➡ 通过辨认与觉察自己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来重新认识自己
➡ 接触自我的情绪与需要,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凡人”
➡ 发掘自身拥有的资源,看见自己也能够有的“选择”

当天的讲师组合让我觉得有一点点奇妙,像“软硬天师”。第一位讲师李云轻是位年轻的小姐,一位马来西亚注册辅导与心理谘商师,同时也是美国催眠协会认证的催眠咨询师。李小姐负责讲解自我探索和资源探索的部分;人际沟通和情绪调节法则由一位名叫Vincent的男士负责。李小姐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位优秀的心理谘商师,具备了聆听力,同理心,耐性和分析能力。而Vincent说话的方式有点类似激励讲师,有些性急(也许是担心时间问题),不时打断参加者的说话,让我感觉他比较着重“说服”的部分。

据主办单位说,讲师原本建议要分两天进行的活动,给浓缩至6小时。所以课程只能触及一些比较表面的层次,即“awareness”的程度。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工作坊,本以为6小时会过得很煎熬,不过结束后会认同讲师所说的,理应做两天的活动。

我觉得这类自我探索的活动能提供自己一面镜子,让我们观照自己有无不自觉地把原生家庭的模式复制在跟伴侣,孩子的互动上。即使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也的确开启了一扇窗透进了一线光,让我可以从不同角度观照自己的内心。

有位专家把人比拟为电脑,人的外在行为就好象电脑的界面,由隐藏的程序所驱使。一些我们不记得的事情对我们的影响会更大。那些看得见,摸得到的事物被称为冰山一角,而隐藏在冰山之下的“潜意识”会让我们不知觉地做出一些违背自己原则或意愿的事情。这些潜意识,很多时候源自童年经历过的负面感受,强烈到影响了当事人长大后的个性和待人接物的行为。

讲师举了个例子,有些人面对两份不同薪水的就业机会,必定会选择薪水较低的那一份工作,因为他/她认为自己不配拿比较好的待遇。这样的行为,有可能是他/她从小生活在不被肯定的环境里,造成了自我价值偏低,也非常害怕被他人质疑。

相信多少人都会有一些脆弱的时刻,面对心魔的袭击,重新感受到一些源自童年时期的情感未了需要。适时的自我观照,一些外在的提醒,会让我们正视自己的阴暗面。作为一个成年人,为自己的心理情绪负责是必修的课题。

身为父母,我们更要提醒自己一点,我们就是子女的原生家庭,为孩子创造一个正面的文化是我们的责任。因此,从原生家庭获得好的养素就要传承下去,不对的事情就不要去重蹈覆辙。

面对着孩子的弱小,自己就不期然会觉得有强大起来的必要了。


摘自


2018年1月8日

影子的二三事

《拉拉手》

我拉着妈咪的手
晃了晃
它们也摇头晃脑

我跟前的那个小黑人
看起来比平常高大
它说,妈咪
我来保护你

小黑人领着我
一步一步
跟妈咪心目中的男子汉
渐行渐近

(2018年1月8日,童诗的魔法花园)




《绰》

依偎着日光  眯起眼睛
倾听微风触碰叶子的声音
酝酿 自恋的影  
凝足 剪下一道绰绰
把无艳的风姿
揣进隐隐的罗裙里

(2018年1月8日,新诗路练功场)





2018年1月6日

《Smells Like (Teen Sprite) 》- 恨我的请举手


《Smells Like (Teen Sprite) 2018》

是致敬,恶搞,抑或创意?

我loop了一次又一次,就是要验证自己是否真的老了。

老人家真的接受不到囖。

No denial, no denial, no denial, no denial, no denial



Here we are now, entertain us.

原版《Smells Like Teen Spirit (1991)》
Nirvan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