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日

微信

分了手两年的他,突然在WeChat给我发了个friend request。

“嗨,我是MJ。还记得我吗?“

收到这个讯息时,我还真的楞了一下。因为,我真的不太记得他了。如果没有那组令人印象深刻的电话号码-xxx xxx 6633, 我应该无法把发讯息的人跟他连上等号。

听人家说过,突然会怀缅起往日情的人,不是年纪大了,就是一些生活得不太如意的人。 我没有去深究过。自己算是个挺踏实的人,过去了的人事对我来说犹如过眼云烟,而目前的生活虽然还算可以,但也如逆水行舟般,需要付出颇多的努力来维持水准。

我们当情侣的缘分,就只有区区的+-360天。对我来说,爱情只能排在面包的后面,对他而言,成功的男人哪怕没有美眉抢着当背后的女人。 可惜,他挣的钱只够买一人份的面包,而我,条件放得再宽些我也算不了美眉。为拍拖而拍拖,就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Selfish minds think alike, birds of a feather, 一丘之貉。

我们的情侣关系开始于三年前的元旦,结束在同年的圣诞。 会成为一对的原因简单得近乎可耻,就是要赶在节日前除掉“single/available”的标签。至少刚开始时,我是抱着这种想法的。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觉得他的诚意也不会见得比我多。在网上认识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出来见面了。各自把对方相看了一下,再把彼此放在内心的天平秤了秤,觉得对方的表面条件还可以,就继续朝着拖友的轨道走下去。

或许这样的模式造就了不少开花结果的个案,但我们感情的种籽原本就撒在失落沙洲,而且两人都不曾付出过心力去给它灌溉。当时大家离剩男剩女的标准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是现在的话,说不定还能抱着凑合的心态继续走下去。

我的心活动了起来,手指头往accept request按了下去。接着我给他发了个笑脸。

 “MJ, 好久不见了。”

“Meiling,真高兴你还记得我。结了婚吗?“

”呵呵,没有人要呢。你呢?“

”我也还是单身。。“

”呵呵,要求不要酱高嘛。现在还是在那间公司做?“

”半年前转了公司。还是在IT line。“

听他的口气,应该混得不错吧。我心想。现在虽然经济不太景气,但工作了数年,有硕士资格的工程师怎样都还算得上潜质股。他还呆在同一个行业里,就不会是要找我买保险做直销之类的吧。

我连忙瞄瞄自己的大头照,看起来还可以。

带着一种模糊的期待, 我跟他天南地北地聊开了。可是不知怎么地,话题总无法朝男女之间的那种微妙气氛靠拢。

“他到底找我干啥呢?” 我有点不耐烦了。算了,直接切入吧。“这个周末有时间吗?出来喝茶?” 我用微信给他发了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看到这行讯息,他楞了一下。打了几个字的手指也停顿了下来。

他的目光望向手边摊开的书页。

“爱滋病的早期症状 爱滋病是目前尚无治疗发的一种传染病,故应以预防为主。”

“当爱滋病病毒进入人体后并不会很快使人体有异常感觉。开始几年可能没有任何症状,外表看上去完全正常。他们可没有任何症状地工作和生活几年。已感染爱滋病病毒的人平均经过7~10年才会出现症状。” 


爱滋病病情发展过程潜伏期自感染病毒时即开始,搭配新药使用之混合疗法出现以前,潜伏期平均长达五至十年,依个人自我照顾程度不同而有差异,但也可能更长。换句话说,感染者在这段期间不但不会出现任何症状,更可如常人般生活起居与工作。“

”...............“

书页内夹着一张纸,上面写了数个名字和电话号码。Sherry, Jane, Weixiang, Meiling....


乱成一片的书桌上,有几张被揉成一团的检验报告。测试项目:HIV。测试结果:阳性。

他微微牵动嘴角。变暗的手机荧幕,也倒映着一张陷的,扭曲着的笑脸。

2 条评论:

  1. 结局的逆转很突然,不过也是整个故事的精彩之处。=)

    回复删除
    回复
    1. 呵呵,我喜欢涂写“有点”变态的东西。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