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5日

SUITS

现代人的外表,没有经过微整的简直是属于麟毛凤角的了。

早在三十年前,所谓的微整形是指利用玻尿酸,肉毒素,美白针,溶脂针之类的材料进行皮下注射,不像更早前需要动刀的整形外科手术,会留下伤口,恢复期也颇长。所以当时微整形成了一个风潮,人们可以选择周末接受治疗,然后带着一张容光焕发的脸庞迎接新的一周,就像做美容皮肤护理一样简单。

如今,只需30秒哦。

2046年的今天,微整形变得更加平民化了,而所谓的微整形,远远超乎了人们在2016年时的想象。微整形技术在近十年来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发扬光大,到了今天已成了科技和医学的完美结合。

今天微整形所进行的皮下注射不再需要使用五花八门的材料,而只是单一种类的液体接收仪。接受了注射后,人们需用智能手机下载一个名为“SUITS"的app,里头载有上百数千的”外壳“,你选中一个后再按下购买键,付款后荧幕上会显现一个代码。然后你就用手机扫描你那注射过液体接收仪的身体部位,大约30秒后,你就可以转换成你所选的外型。就这样,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转换你的肤色和五官。这个概念其实是源自三十年前的“美图”app, 不同的是,以前的app只能美化照片,如今能随意作调整的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脸孔。

其实,这种技术应当称作“变脸”更为贴切。你可以把的外型改变得让人完全认不出来,也可以只作局部的调整,如把眼睛放大,把肤色调白皙些之类的。

大多数的心理学家都赋予这项技术正面的评价,总括来说,专家认为一张令人满意的面孔,可以让人们增加相当的自信,让他们更积极地面对人生。跨国性的微整集团已经取代了二十一世纪石油公司的地位,成了大多数国家执政党背后的金主。微整能够在近年来以惊人的速度普及化,除了其铺天盖地的宣传,也得归功于各政府机构对他们打开的方便大门。




 

“Bessie,已经8点钟了,你还不快起身!你不是9点半有个面试吗!” 一大早,她就听见老妈高八度的嗓音。

“我老早就起来了啦!还有跟你讲过多少次不要叫我Bessie了!” 她以不输于老妈的声量朝房门的方向喊话。

打从上了中学接触了世界历史之后,她就开始讨厌这个名字。因为她不巧出生在三十年前的6月24日,父母就给她改了个跟“Brexit“同音的名字,结果害得她在中学时期老是被人嘲笑甚至杯葛。当然,这也跟她偏肥的体型,不出众的模样和畏缩的个性有关系。总之,她把青春期所受的委屈都归属于父母带给她的麻烦,不管是姓名也好,样貌也好。

所以一到了法定的成人年龄,她就去国民登记局把名字改了,同时也开始努力存钱上纤体课程,当然还有不可少的,微整型手术。

在她二十五岁那年,她的梦想终于达成了。多亏了那年得了个忧郁症,父母在心理医生的劝告下,只好帮她圆了整型的梦。过后的这五年,她犹如脱胎换骨,自信心不止提高了,简直可以说是爆棚。这几年来,她几乎每晚都花蝴蝶般穿梭在各个夜店,也换了不少于十个职场。对她而言,工作,朋友都跟这张面孔一样,喜欢就相处久些,对腻了就换掉,没什么大不了的。


换了多次面孔,揽镜自照了约四十五分钟后,眼看再拖下去就不用出门了,她才匆忙地换上了套装。

匆匆地走下楼去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出门了,劈面撞见从厨房走出来的老妈。老妈朝她打量了几眼,说道:“不吃早餐吗?我准备了你爱吃的芝士薯泥。”

“不吃了。赶时间。”她不耐烦地回应。”真是的,又不是不晓得我在减肥。“ 她快步地走到了玄关,把脚伸进昨天晚上穿过的高跟鞋内。

“ Bessie。。” 身后传来老妈的声音。“又怎么了?!” 她暴躁地转过身去。“没什么了。你出门小心。”老妈叹了口气说道。“好了我知道了。等下不用等我吃饭了,我约了人。”

出了家门再走了十分钟才到了地铁站。已经超过了9点钟了。等到她抵达面试的公司时,已经九点半了。她用小跑的速度进了那家公司,在接待处进行了生物识别的身份确认之后,按指示上了一楼。

上了一楼后,她立刻被领进了会客室,里头已经有两名面试官坐在那里了。在坐下的那瞬间,她瞥见其中一名女士皱了皱眉头。

面试才十分钟就结束了。面试官们例牌地叫她回去等消息。看来又是白来了。她心想。没关系啦,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职位。她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送走了她之后,会客室里的两人相视叹了口气。

“怎么现在的candidate一个比一个怪咖。“

”是啊,照片看起来蛮不错的,怎知真人是这种怪模样。从头到脚,除了那张脸之外,没有一样东西对劲。“

”那张脸也只是用了SUITS才看起来正常点。可是如果你有注意看她的眼神的话,你不会认为她是正常的咯。“

”头发开叉很严重了,头顶也有明显的白头发。她的双手吓死人,布满青筋不说,指甲缝还捆黑边的呢。“

”丝袜也破了个大洞。还有她那双脱皮的鞋子和手袋。。“

”套装也有几处脱线了。我隔了张桌子都嗅得到她的口中的异味。“

”现在连找个receptionist都这么难。。还要一大早就面试到这种极品。“

”现在的年轻人要给SUITS搞到个个心理不正常了。这东西比毒品还可怕呢。难为政府还大力支持这种玩意。“

”心照不宣啦。话说回来,我看要以后得叫applicant们在resume里加入一段自我介绍的视频比较好。不用像今天一样浪费彼此的时间。。“


走出了那家公司后,她漫步到临近的商场,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打电话给友人。

经过一面橱窗的镜子,她反射性地望了过去。

镜子中反映的是个身材瘦削,披头散发,脸庞干枯的女人。

”糟糕,时效过了我也不晓得。。“ 她连忙从手袋里抽出智能手机,打开了”SUITS“,匆匆地点了一个外型,然后按下购买键。

荧幕上出现的不是代码,而是这一行讯息: ”You have insufficient credit. Please reload your credit and come back later.“

她连忙按下”buy credit“的选项。紧接着荧幕上出现了另一行讯息: ”Your transaction is unsuccessful. Please update your account information。“

”啊,我的信用卡账户已经被封锁了。。“ 她缓缓蹲下,用双手遮住了脸。

不知过了多久,她站起来,开始朝小径的方向狂奔。这时候喀嚓一下,她右脚的鞋跟断了,脚踝立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跌坐在地上,顾不得途人讶异的眼光,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