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2日

网购

我是老资格的网购者。好多年前,在网购尚未成为普遍的购物形式之前,我就已经在ebay和amazon注册了户口。但是,加入“剁手党” 是几个月前的事。

一年前,老公出差的频率开始大幅度增加。那些年,我俩牵手在超市买杂货的日子恍如隔世。今年的年初四他就出门过夜了,说是客户的邀约。很草率的借口,但我无力拆穿他。我害怕一说出口,事实就变得不可挽回了。

记得我那次笑着对他说:“今天才年初四啊,很多食肆都还没开门哪,你一去这么多天,不如先陪我去超市进点货吧?” 可他不假思索就回答我:“不咯,我赶着出门,你用Happy Fresh 或 Food Panda解决吃的问题吧,挺方便的。“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可以的话提早回来好吗?“ ”我尽量。“这是他敷衍的回答。

强打精神把他送出门口后,我坐在电脑前把所有bookmark过的购物网站一字排开。半个小时后,我的信用卡账单增加到了四位数。跨过阳台铁杆的念头也被打消了大半。

其实老公的转变在很久以前已经有迹可寻了。他开始对我的依赖性有微言,放工后我独自搭车回家的日子也增加到一星期至少三次。回到家后,我就只能对着电视和电脑发愣。结婚五年,没有小孩。如果有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的田地了?可是我俩都不是爱孩子的人,所以我根本不明白,他怎么会去照顾旧情人的女儿。我不懂他晓不晓得那些短讯骚扰已经让我接近失控边缘,也许他是知情的,但冷漠地在一旁坐观其变。

这几个月来,只有购物网站可以暂时平息我内心的失措。网购,占据了我生活的大部分,甚至在公司里我也无时无刻地在刷手机。老公“出差”的日子,我总找借口拿病假事假什么的,窝在家里上网购物,和等待送货员按门铃。

最近,我上的网站只有一个。而按我家门铃的送货员,也只剩下他一个。

过去几个月来,我在这个贩卖另类摆设的网站买了不少零碎的小玩意,主要是为见他的面。

这家网站所卖的都是一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如缩小的人头模型,解剖的外星人躯体,丧尸海报之类。他家的tagline也怪:Are you looking for a trade-in of your life?

每次给我送货的都总是同一个男人。他总穿着浅蓝色的衬衫,修长的双腿包裹在深色的牛仔裤里。我看不清他的样貌,因为他戴的黑色鸭舌帽把他的脸遮了三分之一。每次他总是默默地把包裹递给我,然后转身就走,也没有让我签收什么的。

这次我网购了一粒水晶球。 这水晶球的设计很诡异,里边的立体模型是双眼滴血,张大口似乎在尖叫的脸孔。对网购近乎麻木的我,这粒水晶球却让我有种不寻常的冲动,近乎暴力性的渴望。一整天,我就在坐立不安中度过,今天的时间好像过得不是普通的慢。

我抬头望向壁钟。差五分钟就到三点了。他总是很准时的。

门铃果然在几分钟后响起。我把门打开,外面站着的是我期待已久的他。

他如往常般把一个包裹递给我,正当我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变魔术似的拉出了一架信用卡终端机。

“咦,我不是已经付钱了吗?” 

他把黑色鸭舌帽除下,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无法让人联想到任何事物的脸。但他的眼睛似乎有种不寻常的光芒,闪烁着不祥的魅力。

“ Are you looking for a trade-in of your life?” 他用一种没有起伏的声音问我。“什么?” “ Are, you, looking, for, a, trade,in, of, your, life” 他再次重复这个句子。

我望向他的眼睛,突然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但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在沙发上醒过来的时候,闪入眼扉里的是老公的脸。

“老婆,你在客厅等了我多久了?” 他的语气有种久违了的温柔。“我也不知道睡了有多久,现在几点啦?” “已经是凌晨啦,我先去洗个澡,你进房去睡吧。” 我抬头望向壁钟,时针指向三点钟。

我缓缓坐起身,看着咖啡桌上的水晶球。 里边的立体模型是两。张。双眼滴血,张大口似乎在尖叫的脸孔。一大,一小。

那天以后,老公没有再出差。我的生活恢复了一年前的平静。不,并不是完全。我隐约觉得,我们的生活被一层灰雾笼罩着,而所谓的平静,似乎是用某些残酷的代价换回来的。

而我,已经许久没有网购了。因为我正努力在节衣缩食地偿还高达五位数的信用卡债。

最大的一笔支出,是在三月三号。

这数个月来,一则寻人启事在Facebook里被众人大肆转贴,主角是一名离婚妇女和她的幼龄女儿。据说她们在三月初失踪后,至今犹如人间蒸发。但失踪人口多不胜数,她们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出吧。

那颗价值连城的水晶球被我收到杂物房里了。我真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买下这么诡异的东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