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8日

文化。遗产

他是被刺骨的冷风所唤醒的。

最近这几天,老天爷总选在人们好梦正甜的时候赐予甘露。 这对躺在温暖被窝里的人们来说是件幸福的事,但对栖身在大伯公庙屋檐下的他,自然是种煎熬。

三年前,八十年历史的老茶室以五百万元的天价转手后,他就开始了这种居无定所的日子。在此之前,茶室是他的整个世界,老东家犹如他的父亲,茶室的伙计和街坊们是他的亲人和朋友。

在他五十五岁那年,老东家逝世,茶室在同年歇业,而茶室所处的小岛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从那时候开始,街上的老屋陷入了投机买卖的漩涡,起先是茶室的后人把产业以八十万元卖了给本地人,在几经易手后落到了大量收购老屋的外国财团手里,且刻不容缓地被改建成了精品酒店。在一般上班族的人生中,五十五岁是黄金晚年的开始,但对他的人生而言,这是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还来不及消化完整个来龙去脉,他就已经被挤到了大街上。

当初,老街里的一些街坊也试图对他伸出援手,甚至邀请他一同迁出老街。但对他来说,就如同移民去另一星球般不可思议。目不识丁的他,本着生于斯,长于斯的观念,以老街的保护者自居。这几年来,他靠着老街残存的人情味果腹,夜晚就在街边巷口,寺庙外或荒废老屋里过夜。由于他没有制造过什么麻烦,当地的执法人员在屡劝无效后,也只好对他采取挣一眼闭一眼的的态度。

近年来,荒置老屋也变得稀有了,他蜷缩在巷口里,屋檐下的夜晚增加了许多,而他的健康状况也每况愈下。

被大雨的前奏唤醒后,他急忙站起来找地方避雨。突然,胸口的一股剧痛把他摔回了地上,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攥着胸口,疼痛很快地蔓延到手臂和下巴,他的神智也逐渐变得模糊。朦朦胧胧中,他听见有人说:找到了!他在这里!紧接着,他浑身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股强烈的电流从他身体通过的同时,也带走了他残余的神识。


“哎呦,终于找齐了。” 她松懈地跌坐在椅子上。“是啊,这可真不简单,我们捱了好几个光昏才zap到的呢。“他满足地望着荧幕。银幕上显现的是一家挂着”阎楼茶室“招牌的建筑物,里头坐满了客人,伙计们如工蜂般在座位间穿梭。他把手挥向泡茶台的方向,放大了一个刚刚才加入的身影。那是个咖啡头手的角色,看来大约人类年龄的六十岁左右,正一脸满足地在忙碌着。


“幸好这次的时机抓得刚刚好,如果它过去了,我们又得从新搜寻过。”

“拔巴,为什么一定得抓紧它们弥留的那刻才可以zap,反正它们老早都不存在了嘛。”

“那可不行,人类可完全经不起zap的电流,如果我们把健康的人类提前消灭,那会改变整个银河系的历史,造成不可预知的变数。"

“讨厌啦,历史项目真麻烦。那些几千光魂前灭亡的星球又关我什么事。”

“女儿,我们可以从其他种类的灭亡史中学习到如何避免它们所犯的错误,怎可以说历史科没有用呢。”

“拔巴你是历史老师当然这么说咯。。不过人类也真是个有趣的品种,它们有个同类说过一句话;“人类从历史上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上学到教训”。

“这句话不错,你可以考虑加进你的说明里。”

“我打算把这句放到结尾啦。拔巴你先帮我看这一段行不行;” G市沉入海底的其中一个因素,始于人类时间二十一世纪的大规模填海造地。G市在公元二零零八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后,当地的产业价格飞涨,市政府认为与其保存其一成不变的人文风貌,不如转型加速发展的脚步,从此大幅度批准填海造地工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