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

失控边缘

打开桌灯,坐在昏黄光圈包围的办公桌前,Jennifer再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近来Jennifer爱上了在黑漆漆的办公室里跟虚拟空间的陌生人风花雪月, 感觉远胜于跟现实中的同事朋友交流。

不知道为什麽,在现实里跟同事,朋友的互动一天比一天需要更多的力气,每天都觉得比昨天需要更多的自制力来克服自己不会失控对着别人大孔大叫。对工作,Jennifer不单止失去了热情,连进行普通的行政工作和电话交谈也需要付出非常大的精力。

不必上网检查资料,都可以知道这是忧郁症的前兆。但是,Jennifer没有能力,也失去自救或求救的力气。

Jennifer自认是资质平凡但不失一帆风顺的普通女人,在上一辈人眼里或许是标梅已过的未婚女人,但是据现代社会的标准,一位不到40,在中型公司里拥有一间小办公室的女人还算是过得去的吧。

几个月前的她,还是相信着自己的能力的。Jennifer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对婚姻没有期待,只相信靠自己的双手是最实际的。对没有伴侣,不求亲靠友的自己有深深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好似在一夜间消失无踪,再也无力支撑脆弱可怜的灵魂。

问题是她自己心里其实也住着个开到茶糜的灵魂。平凡,就像大气层中的灰尘,在肉眼见不到的期间,在平凡人的身体上覆盖一层薄膜,把青春的光辉渐渐掩盖。 Jennifer 清楚知道自己的才貌,就像”珍妮花”这个洋名一样平平无奇。大部分人不是都被平凡圈着过一生吗? 究竟自己还想追寻什么? 到底在作什么困兽斗呢?

同时打开MSN, Yahoo Messager, Ebuddy不到几秒钟,几条新讯息就迫不及待地涌了进来。

Jennifer喜欢在虚拟世界享受被陌生人包围着,重视着的感觉。在这个无身份也无性别的天 地里,人们可以天南地北地聊,可以踏入别人的私隐地带,也可以随时offline。Jennifer已经厌倦了现实生活里无穷无尽的责任,空头承诺.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突然间,荧幕上出现了这样一行字。定睛一看,其他的chat box也出现一样的讯息。而且同样的字眼快速地,重复地出现着。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12345 say: 虚拟 需你
……………………………………………….
……………………………………………….
……………………………………………….
……………………………………………….

如果电脑中了病毒就糟糕了,我可没有将资料备份的习惯。Jennifer心想,几乎冷汗都冒出来了。她下意识地在每个chat box点击”关闭”,没有任何效果。再用力地按下esc键,还是徒劳无功。Jennifer慌乱地把电脑插头用力扯出,荧幕在刹那间静止,漆黑地,毫无表 情地冷视着她。

“what the f !!” Jennifer大叫,把咖啡杯和恐惧感用力砸在荧幕上。清脆的磁器破裂声音,伴随着褐色液体从荧幕流到桌上,再蜿蜒地滴落在地毯上。

Jennifer呆望着滴落的咖啡良久,良久,看着滴落速度逐渐变慢的液体,突然像给鞭子抽了一下似地醒悟,12345不就是自己的网名吗?? 我这是怎么了?? Jennifer跌跌撞撞地逃命般跑出了公司。

坐进车子里,Jennifer的身体像落叶一样抖个不停。看来,自己失控和正常的界限已经模糊得很了。

如果没有自救的意识,谁也阻止不了下沉的自己吧。Jennifer的思维突然清亮了起来。不,我并不需要躲在虚拟世界里逃避。是时候寻求协助,让自 己重新回到现实的世界振作起来了。

Jennifer坚决地告诉自己,不要再讳疾忌医,下决心明天一早就打电话给psychiatrist预约时间见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