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

星尘



我无法忘记,在那个靠近情人节的一个夜晚,在我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时,一位穿皮衣的短发女生与我擦身而过。她独特的香气吸引我跟随她的脚步,不知不觉走到一幢古旧的大厦,看见一名气宇轩昂的男士走出来迎接她。

天啊,这不是当红的小生杨宇哲吗?身为狗仔队精英的我离了十万八千里也不可能会看走眼的哪。可那短发女生绝对不会是他形影不离的恋人蒋文舒。

哈哈,又有劲料可以爆啦。我鬼鬼祟祟地快步跟踪他们。在大堂转角那儿暂且躲着,看着他们亲昵地上了升降机。我一个箭步跑到那儿,看升降表2楼,3楼上升着……..终于,就在13打住啦。我赶忙踏进另一架升降机,按上这个数字。

升降机门一打开,我立刻被一股强光射得睁不开眼,不自觉就把眼睛闭上,感觉泪流了满脸。

忽然耳边传来了熟悉的音乐,我们俩最喜爱的那一首Stardust。回忆如倒带一般,潮水一样将我淹没。童年时的玩伴,容颜慈祥的父母,高中三的初 恋情人,中文系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无数的独家新闻,杂志社老板的无数嘉许,同事们妒忌的眼光,被揭私的阿哥阿姐的怒容,行家们不屑的眼光…….最后,映象 定格在眼泪汪汪的晴天,好熟悉的面容和表情,正是被我特意尘封在记忆里,她对我说再见的那一瞬间……..

一睁开眼,在升降机镜子前出现的是个满脸泪和胡渣,双拳紧握,被过量烟酒和坏点子熏黄的眼珠,一脸猥琐可憎的男人,一个老是如蝇逐臭专揭人隐私,痛处来换取口粮的小人。那是我吗?那真的是我吗?多久没有仔细看看自己这蜡黄的憔悴容颜了?我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不自觉把脸埋在双掌里头……..一回过神来,我原来软坐在升降机镜子前不知哭了多少时候了。

第二天,我就给杂志社递上了辞职信。而杨宇哲在那一天开始好似从人间蒸发了。娱乐圈也着实闹得沸沸扬扬了好一段日子,传媒和影迷们在报章上,网上留传了林林总总千奇百怪的捕风捉影猜测,我追看了一会,没啥意思,最后什么新闻也索性不去看了。

彳亍了半个地球后,我现在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岛落脚。这里没有报章,没有电视,也没有通讯工具。

就只有我们俩,晴天和我。我们要在这里追回失去的岁月。时间,不能再被浪费在营营碌碌的追寻上了。

就这样过一世吗?呵呵,当然不会。我们还是得回到现实世界中过现实的日子的。只不过这一次,我会将自己的文采和天赋用在恰当的地方,当晴天心目中的男子汉。

那个靠近情人节的一个夜晚,是我的救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